中国禁毒扶贫攻坚取得阶段性成效

我国禁毒扶贫攻坚取得阶段性成效

新华社贵阳12月17日电(记者向定杰)全国禁毒重点整治暨扶贫工作会议17日在贵州省黔西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兴义市召开,记者从会上获悉,经过一年多努力,多数毒品问题重点整治地区毒品严重状况得到扭转,以点带面推动了全国毒品形势整体向好。

志愿者 杨宁:碑上面有烈士的籍贯,因为上面烈士籍贯只写到县,所有烈士都写到县、县区一级,很少写到村屯,当时大部分志愿军战士运回来都属于重伤员,回来就紧急抢救,有的就问是什么地方的人,有的可能口音原因记录有误,就可能误译写的名字。

锦州烈士陵园抗美援朝烈士墓区内,安葬了109名贵州籍志愿军烈士。今年3月,一封“寻亲信”寄到了贵州省退役军人事务厅。信中记录了这些烈士的信息,希望能找到他们的亲人,在当地工作人员的努力下,这封寻亲信很快有了回音。

志愿者 杨宁:当每次找到烈士亲属的时候,他们在墓地上哭泣的时候,其实我心里都有一种安慰,我没白找,也就是为了烈士亲属在墓碑前的团聚。

从那时起,杨宁有了帮烈士寻找亲人的想法。他把在博物馆工作的经验用到了为烈士寻亲中,买来各地的县志查找信息,甚至到地摊上去找寻线索。

2007年,当时在县博物馆工作的杨宁,因为工作需要,偶然走访了台安当地的几处烈士陵园,听说许多在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战争中牺牲的烈士,陵墓很少有人祭扫。

今年3月,收到杨宁寄出的寻亲信后,贵州当地退役军人事务局的工作人员,通过翻阅档案文件,走访健在的抗美援朝志愿军老战士,最终确定了鲍继文的烈士亲属身份。

刘定芳烈士亲属 钟明瑶:找到的时候全家人都特别地激动,感慨有点儿多,有激动、有骄傲、有震撼,但同时也很遗憾,因为外公不在了,外婆也在今年2月份去世了,他们两位老人其实去世之前和我们说的有同一个共同点,就是说不管怎么样希望我们不要放弃,因为大外公他是没有后代的,所以我们就是他唯一的亲人。

尽管有资料可查,但杨宁发现,烈士的姓名、籍贯、家庭住址这些关键信息,常有缺失或录入有误的情况。

志愿者 杨宁:锦州烈士陵园里500多名志愿军烈士,其中5个当中就有1位贵州籍的志愿军烈士。他们当时都是在朝鲜战场负伤以后,最后运到锦州的医院,在抢救的时候牺牲了。

目前,109名贵州籍抗美援朝志愿军烈士中,已有20位找到了亲人。

苍松翠柏、郁郁葱葱,墓地碑林、庄严肃穆,10月28日,长眠于锦州烈士陵园抗美援朝墓区的16名贵州籍志愿军烈士,第一次迎来了亲属的祭拜。时隔70年,烈士们终于和亲人团聚了。

纵是万水千山,也难阻隔血脉亲情;纵是杳无音信,也难放下团圆想念。而架起烈士们和亲属团聚桥梁的这封寻亲信,就是志愿者杨宁寄出的。

鲍继伦烈士的弟弟 鲍继文:当年死亡通知书贴到村办公室墙上,恰恰是两个字不对,就不敢去认领。

每次找到烈士家属,杨宁都会陪他们前往陵园祭拜。看到烈士们能和亲人团聚,是杨宁最高兴的事。

志愿者 杨宁:几十年了,六七十年了也没人来祭扫,他们这些烈士当年为了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抛头颅洒热血,把生命都奉献给了国家,我就是帮他们找找后人。

一年来,全国实现涉毒贫困人口脱贫合计12.3万人,其中,云南、四川、湖南和贵州实现涉毒贫困人口脱贫万人以上,四川凉山等32个地市脱贫千人以上,禁毒扶贫攻坚取得阶段性成效。

他介绍,按照减存量、控增量、保质量的总体要求,到2020年底前要确保现有涉毒贫困人口全部脱毒脱贫、确保有效遏制新增涉毒贫困人口并及时纳入管控、确保已脱贫的涉毒贫困人口脱贫成效持续巩固。为实现这一目标,刘跃进提出,各地要实施分类管控,科学划分涉毒贫困人口,有针对性地落实吸毒贫困人口、贩毒贫困人口及既吸又贩贫困人口脱毒措施。要坚持因地制宜施策,全面加强产业扶贫、教育扶贫和兜底保障,实现精准扶贫。要实施分级负责,不断强化组织保障、部门协同和责任落实,确保各项措施落到实处。

志愿者 杨宁:主要还是根据墓碑的原始记录来登记。这是最原始的记录,一九五几年的原始记录,集中地把烈士墓碑用笔抄下来,然后一个一个把他们的部队番号和姓名都记下来,然后到陵园去核对。

烈士陵园的工作人员,总能看到这个满头花白、身材瘦削的老人蹲在地上抄写墓碑上的文字,时间久了,累得连腰都直不起来。

杨宁寄来的这封寻亲信,让85岁的鲍继文找到了自己的亲哥哥,老人虽然不能亲自来到锦州,但晚辈们替他完成了心愿。

国家禁毒委员会副主任、公安部党委委员、反恐专员刘跃进在会上表示,各地要把整治突出毒品问题作为事关国家安危、民族兴衰、人民福祉的重大政治任务,作为涉及广大群众切身利益的重大民生工程,作为推动毒品形势根本好转的重大攻坚目标,强化使命担当,扎实推进工作。特别是要深刻认识禁毒脱贫攻坚的重大意义,把禁毒扶贫当作重大政治任务放在心上、扛在肩上、抓在手上。

志愿者 杨宁:这个本子我是在书摊上买的,地摊上发现有这么一本烈士登记表,当时我就买下来了。

贵州省抗美援朝志愿军后代 张林:这么多年来,我们都不知道他们在哪里,今天终于找到他们了,所以我们想今天来这里看看他们,祭拜一下,也想告慰一下英灵。

鲍继伦烈士的侄女 鲍瑾怡:二伯出来之后就没有回去过,所以我父亲也不太清楚,只晓得他过世在朝鲜。我一直在想,把他能带回家就把他带回家,给我父亲了一个心愿。

寻找过程中,杨宁发现,很多抗美援朝志愿军烈士埋骨他乡,一份说不出的责任感,让他的寻访范围,扩大到了全国。

解放锦州烈士陵园工作人员 段占军:完全出于对烈士的这份感情,让烈士的家人能够知道自己亲人在哪儿,我们也是非常感动,积极配合。他想要的一些资料,还有一些烈士信息,我们都能够尽力而为为他提供。

搜集整理烈士信息 找寻亲属

在贵州,禁毒、公安、扶贫、民政、人社、卫健、医保、教育等部门整体联动,对涉毒贫困人员严格落实“两不愁三保障”措施,积极开展就业技能培训和就业帮扶指导;在四川凉山,凉山绿色家园戒毒康复场所接收社戒社康人员1.24万余人,人均月收入达到1800元。

起初,杨宁主要关注辽宁籍,特别是鞍山及周边地区的烈士。他把收集到的烈士信息一一编号,再去民政和退役军人事务部门核实。背着一个破旧的黑色书包,骑上这辆插着五星红旗的自行车,杨宁走遍了辽宁省内的烈士陵园,帮助很多烈士找到了亲人。

13年间为400多位烈士找到亲属

11月底的东北,寒风凛冽,杨宁已经数不清这是他第几次来到锦州烈士陵园了。墓碑上一行行斑驳的文字,是他为烈士们寻找亲人最直接的线索。

带着一份敬意 一直找下去

杨宁今年已经60岁了,寄出寻亲信后,为了早日帮烈士们找到亲属,他一趟趟地往陵园跑,每一个烈士墓碑上的信息,他都了如指掌。

这次寻亲成功的16位贵州籍志愿军烈士中,就有这样一位,墓碑上镌刻的名字是鲍吉林,而烈士的真实姓名却应该是鲍继伦。

相隔七十载今朝团聚,在替烈士和他们的亲人感到高兴的同时,大家也纷纷向杨宁表达了感谢。其实,在帮助烈士寻找亲人的长路上,杨宁已经走了13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