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线抗疫群英谱“换身防护服我就来!”

既是运送医疗物资的“快递员”,又是搭建房舱医院的“突击队”,还是搬运医疗设备的“搬家工”,最后成为收运医废垃圾的“环卫工”。武汉硚口区城管执法局直属一中队员何大胜本来是一名主管工地渣土运输和噪音污染的城管队员。在一个多月的抗疫过程中,他自发请战上“一线”,身份四次转变。“换身防护服我就来!”何大胜说。用他逆行的背影,助力武汉战疫。

挥汗突击的“急先锋”

    所以吴某最终获利并不多,而如今又要为此上缴60多万元的罚款,可谓赔了夫人又折兵。

2月11日起,何大胜又主动报名参加了一项新的防疫突击任务——收运辖区20个“方舱医院”、隔离点的医疗垃圾及生活垃圾。这是一份考验体力和心理,需要勇气与细心的工作。从这天起,何大胜开始日复一日地与病毒打交道。

何大胜(右一)挥汗突击,搬运搭建方舱医院物资。高涵妮摄

何大胜清理辖区隔离点垃圾图。高涵妮摄

吴红强决策并提供资金交易了新筑股份股票。2018年2月13日吴红强向“赵某”三方存管银行账户共计转入500万元,其中486万元于2018年2月13日和14日转入“赵某”证券账户。2018年2月13日买入新筑股份3.56万股,2月14日买入69.57万股,成交金额485.57万元;2018年5月3日卖出73万股,12月25日卖出1300股,盈利33.69万元。交易资金转入、交易时间与内幕信息形成高度吻合,交易行为明显异常。

2018年4月9日,新筑股份发布公司控股股东筹划股份转让暨重大事项停牌公告称,四川发展拟通过协议方式受让新筑投资持有的1.05亿股公司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16%,转让价格参考公司股票最近一个交易日的收盘价7.91元/股确定。

一天,妻子在给何大胜的手机消毒时,正好看到他工作的照片,顺手把照片传到家庭群,被何大胜知道后还数落她,“这就是正常的工作,何必让老人家担心”。

何大胜(左二)越俎代庖,搬运省中山医院医疗物资。高涵妮摄

从抗疫工作的第一天起,何大胜妻子就做好了专职后勤工作,每天负责给他做饭,等他回家帮他做好消毒。虽然心里非常担心他的安危,但从没有在他面前多言多语,怕让他工作分心。

“我们都知道收运医废垃圾的危险性,当决定做这个工作的时候已经做好了被感染的心理准备。”何大胜说。

此后,何大胜还参与了江汉大学搭建帐篷、天河机场转运医疗物资等多项突击任务。

吴某于2018年5月3日首次卖出73万股,当天收盘价为7.15元。

接下这个工作任务的时候,除了妻子,他没有对任何家人说明工作的具体内容和危险性,本来他想让妻子和孩子一同去父母家,但是妻子说:“如果你被感染了,需要人照顾,我留下来起码有人照顾你。”

“虽然害怕老人家担心,但是相信他们都会理解的,等抗疫成功,再给家人解释,多陪陪他们作补偿吧!”(郭婷婷 陶媛)

吴红强的上述行为违反了《证券法》第七十三条、第七十六条第一款的规定,构成了《证券法》第二百零二条所述行为。但吴红强配合调查,主动交代情况,在谈话中如实陈述相关情况。根据当事人违法行为的事实、性质、情节与社会危害程度,依据《证券法》第二百零二条的规定,四川证监局决定:没收吴红强违法所得33.69万元,并处以67.39万元罚款。

新筑股份公司股份转让事项,涉及上市公司16%股份、控制权变化,属于《证券法》第六十七条第二款第八项所述的重大事件,符合《证券法》第七十五条第二款第一项和第三项的规定,在依法公开前,属于内幕信息。内幕信息敏感期为2018年2月11日―4月9日。黄某明作为新筑投资董事长启动并参与了新筑股份控制权转让事宜,是内幕信息知情人。

“我刚刚忙完,换了防护服我就来。”何大胜回到。根本没有多问,他就赶往湖北省第三医院。到了医院才了解到,是直属一队正在帮助医院清运完新住院大楼建筑弃料。正好碰到医院的医护人员在搬运病床、柜子、各种医疗设备,全部都是重家伙,这些设备全部都是为了紧急投入使用到新大楼病房的急需品。何大胜二话不说,再一次投入到“搬运工”的工作中,衣服和口罩又一次次被汗水浸湿。

当日晚7时30分,包括何大胜在内的40名硚口城管执法队员在武汉国际会展中心集结,争分夺秒奋战至2月4日凌晨7时,共卸载10余车物资、装备,高标准完成100张高低床、200张单人床的安装,以硬核作风展现了城管速度。

2018年4月21日,新筑股份发布关于公司股票复牌的公告称,公司股票将于2018年4月23日开市起复牌。2018年4月12日,新筑投资与四川发展签署《新筑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与四川发展(控股)有限责任公司关于成都市新筑路桥机械股份有限公司之股份转让协议》。2018年4月20日,四川省国资委出具批复文件(川国资改革 [2018]12号),同意本次股份转让。

危重工作的“主心骨”

2月22日下午,刚刚完成方舱医院、隔离点医废垃圾收运工作的何大胜,看到手机工作群里面的一条信息“调班子了,目的地中山医院”。

经查明,案件主要当事人吴红强存在以下违法事实:黄某明系吴红强姐夫,两人日常有联系往来。在内幕信息敏感期内,2018年2月11日和2月13日,黄某明与吴红强有两次通讯联系。

越俎代庖的“岔巴子”

2月3日晚,接到区防疫指挥部紧急任务后,当班队员何大胜立即带队前往硚口征粮站,将生活保障物资转运至隔离酒店。物资运送完成,刚得以喘息片刻,看到工作群里召集人员前往武汉国际会展中心支援“方舱医院”建设,他毫不犹豫地报名请缨。领导同事都劝他:“你转运物资已经很累了,先回家休息吧,来日再战。”他却坚持说,“今天我是夜班带队队员,又是一名党员,关键时刻应该冲在前线和队友们共同战斗。”

根据四川省证监局披露的吴红强买卖新筑股份股票的交易细节来看,其于2018年2月13日首次买入前,新筑股份股价经历了几个月的调整,在吴某买入前最低价为每股5.91元;而吴某买入的两天,新筑股份收盘价分别为6.59元,6.87元。

2018年4月16日,新筑股份发布权益变动报告书称,转让方新筑投资同意按照协议约定将所持有上市公司1.05亿股股份转让给受让方四川发展,转让比例为16%。双方同意,标的股份的转让价格经协商确定为7.91元/股,股份转让价款合计为人民币8.27亿元,支付对价为现金。

然而事与愿违,或许是业绩欠佳的原因,新筑股份并没有出现暴涨,而吴某也没能在股价最高位附近卖出(新筑股份于2018年6月14日出现阶段高点9.11元)。

带领团队8人,每天从早上7点奋战到晚上6点,收运200桶左右垃圾。本着对自己负责、对同事负责、对家庭负责的态度,何大胜一刻也不敢松懈。他反复向战友们叮嘱,要求严格按照安全标准处理好每一个细节,不要怕麻烦、不要嫌啰嗦。一位同事在长时间高负荷工作后,一时疏忽大意,准备取下防护眼镜放松一下,何大胜发现苗头不对,立刻提醒他注意保护自己,及时制止了不安全、不规范的行为。

何大胜清理武体方舱医院垃圾。高涵妮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