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省报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新增确诊病例9例

中新网2月9日电 据山东省卫健委官方微博消息,2020年2月9日0-12时,山东省报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新增确诊病例9例,累计确诊病例444例(含重症病例26例,危重症病例7例,治愈出院53例,死亡病例1例);新增疑似病例8例,现有疑似病例85例。

截至目前,追踪到密切接触者12469人,已解除医学观察8104人,诊断为疑似或确诊222例,尚有4143人正在接受医学观察。

“我只是碰到了球,他(布鲁诺)就倒在了地上,开始喊叫,我甚至不知道裁判是否看清楚了,或者只是凭感觉觉得那该是一次犯规。”

新京报:怎么完成这个任务?

2月6日 武汉 小雨

2月7日上午,北大医院111名医护人员从北京出发奔赴武汉,这已是该院派出的第三批医疗队。该院院长刘新民在武汉前线指挥工作,他介绍,该院将负责一个病房共50张床位的收治工作,开展重症患者的救助。

刘新民:治疗重症患者,体量很大。湖北以外地区的死亡率0.2%,武汉地区的死亡率4.9%,居高不下,全国人民都非常着急。降低重症死亡率,是对抗疫情的重要步骤。

刘新民:现在每天都有患者康复出院,新冠大多数感染者是能够治好的。临床医学是一门实践医学,经验越多,成功率越高。

【日志记录人】李娜 国家医疗队队员、北医三院呼吸科护士

刘新民:任务的确越来越重了。为了配合全国的疫情防控需要,我们医院也做好了积极的准备。本部的接诊进行相应调整,关闭呼吸科、感染疾病科的病房和门诊,力量全部集中起来支援武汉;维持常规接诊工作,发热门诊继续开放。非常时期,一线人员觉悟也很高,大家一起想办法、积极努力。

在京多安的拼抢下,布鲁诺-费尔南德斯倒地,主裁判判给曼联任意球,这球经过布鲁诺的挑传,最终制造了马夏尔的破门。但对这次犯规判罚,京多安有不同意见。“进球之前的那个任意球,让人恼火,那根本就不是犯规。”

今天武汉下起了小雨,北京下起了大雪,我们惦念着北京,北京也在牵挂着我们。北医三院第三批医疗队马上就要来武汉了,这次的医疗队规模庞大,由25名医生,87名护士,1名医务处干部组成。他们与我们前两批队员汇合后,将在乔杰院长的领导指挥下,接管同济医院的一个病区,独立负责一个病区病人的治疗。下午,乔杰院长在动员会上对我们说,这个新病区将以收治重型、危重型患者为主,要充分发挥北医三院的技术水平,让这些病重患者早日摆脱病痛。

“对我来说这非常令人失望,老实说,因为我参与了那次拼抢,后来又失球了,这让我感觉很糟。”

01:10集结号再次吹响,我要上夜班了,加油!

刘新民:我们已经来了三批,在1月26日、2月1日、2月7日分别派出,现在总共135人,大夫有30多位,护士近100人。

新京报讯 2月6日下午,北京大学医学部、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北京大学人民医院、北京大学第三医院接到国家卫健委通知,立即组派医疗队驰援湖北。经过连夜准备,北京大学第一医院111人、北京大学人民医院110人、北京大学第三医院113人,于2月7日上午出发前往湖北。

2月7日,首都国际机场,北京大学人民医院支援湖北医疗队出发前合影。新京报记者 李凯祥 摄

本部呼吸、感染科门诊住院暂停

新京报:新冠目前仍无特效药,抢救重症患者要克服哪些困难?

新京报:人员增派后,工作有哪些变化?

刘新民:设备正在往这边集中,包括无创呼吸机、有创呼吸机、高通量给氧设备等。

正集中调配呼吸机、高通量给氧设备

北大医院135人援助湖北

北京大学人民医院院长姜保国带队出征,北大医学附属医院的三位院长、一位书记将并肩战斗。据统计,从1月26日选派60名医护人员驰援湖北开始,北大医学目前已有427名医护人员在一线抗疫。

我期待着与第三批医疗队汇合,因为这里面有我两名同事,我们将再一次并肩工作;我期待着与第三批医疗队汇合,一起开辟的病区越多,就会有更多的患者得到救治;我期待着与第三批医疗队汇合,我们定会克服一切困难,战胜一切危险。我也期待着,不会再需要第四批医疗队的集结,战疫就在我们这里结束。

凌晨00:45,突然醒了,因为要上夜里三点的班,所以心里总是担心睡过。工作16年了,没别的,就是怕迟到,上错班。

刘新民:现在正在做整体准备。一个病房50张床位,昨天我们去实地踩点,提了一些建议,现在正在改造中,一两天就能投用。我们的队员来了之后,会进行自我防护、新冠病毒的简单培训,然后投入一线救治。

期待战“疫”就在我们这里结束

刘新民:我们在职人员有3400多人,护士1800多人,大夫是1000多人。派来武汉的医护,都是来自相关医学专业,包括呼吸、危重症、感染疾病科以及感控。

新京报:你现在最关心的是什么?

新京报:本部是否感到压力?返京人员会越来越多。

新京报:医院一共多少人?这次主要抽调了哪部分人员进行支援?

在这里我必须防护好自己,才能救治更多的病人。儿子每次打电话都会问我,妈妈,你今天救治几个病人?我告诉他,妈妈是和很多叔叔阿姨一起工作,救治了很多病人,医生看病人下医嘱,妈妈和其他护士执行医嘱,这里还有许许多多人在默默工作。

2月6日 武汉 小雨

刘新民:如果有抗病毒药,开展针对性治疗,效果理想。没有药,我们也在积极应对,新型冠状病毒所致的肺炎,也是肺炎的一种,主要是呼吸衰竭的抢救,以及其他对症治疗。

新京报:现在往武汉派出了多少力量?

静悄悄的夜,醒来再也睡不着。来武汉已经11天了,53床的爷爷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待会儿去看看他。记得第一次看见他时,他半坐在床上,精神不太好。左边是一盒未打开的饭菜,我问他要不要吃饭,他没理我。他刚打过胰岛素,应该吃点东西,于是我又说,“喝点儿酸奶吧,爷爷。”他依旧没理我。后来想到他正在使用经鼻高流量吸氧,可能是大夫告诉他不能说话,我又问:“您这么坐累不累呀?”他竟然开口说话了,他说“摇床”。哈!终于找到他的需求了。

刘新民:每家医院负责的床位数要增加了。之前是几家医院一起去管理一个重症病房,协和、中日管一个,北大的三家管理一个。第三批来了之后,人员充足了,三家分开,每家医院负责一个病房。

【日志记录人】马骏 国家医疗队队员、北医三院放疗科护士

北大医院院长刘新民 降低重症死亡率,是对抗疫情的重要步骤

刘新民:现在重要的一是集中救治重症,二是控制传染源、切断传播途径,将轻症与疑似分类管理。武汉已经采取措施在做了。希望看到确诊率下降、重症人数减少、病死率下降、治愈率提高,希望看到疾病拐点期早日到来。

新京报:什么时候投入使用?

我们也采取多种形式开展查房。我们的大夫要进到隔离区里,但穿脱防护服时间很长,医疗物资消耗量大,所以在实地查房的同时,我们还建立了远程通话系统,专家在病房外也能参与会诊,里外共同配合商量。

新京报:国家医疗队中已经有了出院案例,治愈者对疾病治疗能带来哪些推动?

新京报:你们的任务是什么?

刘新民:将重症患者集中收治。国家队的成员,包括北京协和医院、中日友好医院、北京医院、我们北大系统的三家医院,都来到武汉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进行援助。这个医院有一千多张床位,现在600张都用于重症诊治。

新京报:一些大夫反映前线抢救设备、物资仍有不足,有没有面临这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