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卡拉豪气分红背后――大股东们变相“套现”的小套路

岁末年初,股市又到了炒作高送转概念的时候,而今年市场中最亮眼的高送转预案,非拉卡拉(300773,股吧)莫属,“10转10派20”的分红方式,放眼整个A股历史都凤毛麟角,也自然受到资金追捧,股价硬生生从60元区间拉到80元上方。此举甚至被媒体称作“清仓式分红”,连深交所都被惊动,连夜发函询问拉卡拉高送转的合理性。拉卡拉为何要推出如此“慷慨”的分红预案?想要回答这个问题,就要先搞清楚谁才是这次分红的最大赢家。

谁是分红最大受益者?

尽管有关Disney+发行的官方数据仍未正式发布,但早期的报道表明Disney+迅速运转并迅速聚集了数百万新订阅用户。在发布当天,迪士尼发布了一份新闻稿,声称他们看到了“超乎寻常的需求,订阅用户超过千万。”

值得注意的是,Apptopia的研究仅衡量在移动设备上的安装,不包括Apple TV等机顶盒的下载。换句话说,Disney+用户的实际数量可能甚至比Apptopia的数字所暗示的还要高。

按照拉卡拉每10股派发20元的分红比例计算,联想控股将分得2.26亿元;董事长孙陶然将获得分红5526万元;孙浩然将获得3884万元,兄弟二人合计获得9410万元分红。而据同花顺(300033,股吧)数据显示,目前拉卡拉的股东人数有2.383万户,已4001万股流通股计算,这2万多人共分到8000多万元的分红。因此,这次分红的最大受益者自然是联想控股,以及孙陶然和孙浩然两兄弟。

“立委”选举中最受人瞩目的北市第3选区双帅竞选,国民党蒋万安已6万1691票战胜民进党的吴仪农。

目前拉卡拉每股股价在80元左右,相比发行价高了一倍还不止,但承诺三年不减持的孙陶然只能眼看股价上天却无法套现。现在提出超高比例分红,多少能弥补一些无法套现造成的利益损失,某种程度上看,这也算是变相“套现”。如此说来,孙陶然的“如意小算盘”确实打得不错。

一旦迪士尼公布其第四季度的收益结果,我们将对Disney+的表现有更具体的认识,但早期证据令人鼓舞。与此相关的是,有趣的是,Disney+的成功是否会对Netflix的订阅者群体产生重大影响。

韩国瑜执政的高雄市8个“立委”席次也全部由民进党拿下。

左为王定宇 右为洪秀柱

与此同时,Netflix仍在将大量现金投入新内容中,我们尚未看到任何证据表明消费者放弃Netflix订阅而转向Disney+。

2016年,拉卡拉就希望通过借壳西藏旅游(600749,股吧)上市,但由于种种原因最后流产。但孙陶然并没有放弃上市的念头,于同年10月将拉卡拉公司改成控股集团,旗下拆分成拉卡拉支付和考拉金服两个板块,把非主营业务的小贷、保理等增值金融服务剥离出去以满足监管需要。然而命运似乎在和孙陶然作对。2017年9月,拉卡拉在申请创业板IPO时又因为签字律师离职,影响了审核程序的进度而导致终止审查。

面对深交所对分红预案的质疑,拉卡拉在回复中是这样说的:鉴于目前公司经营良好,经营性现金流充足,未来发展前景广阔;同时考虑到公司需要履行上市前历年形成的滚存利润“由发行后的新老股东按届时其对公司的持股比例共享”的承诺,以及公司上市前三年对股东的分红回报规划的承诺;再加上目前公司未分配利润和资本公积金充足,且股本较小,因此提出该分红预案。

“立委”选举投开票时程与地区领导人选举时程一致。17:11分,金门县国民党“立委”陈玉珍率先宣布当选,抢下“立委”第一票。

前一交易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报7.0067。

根据拉卡拉董事长孙陶然提出的分配方案,拉卡拉共计向所有股东派发8亿元的现金,并转增4亿元股本。拉卡拉目前的总股本为4亿股,但上市流通的只有4001万股。目前的最大股东是联想控股,持有1.13亿股,占总股本的28.24%;其次就是董事长孙陶然,持有2763万股,占比6.91%;其兄弟孙浩然持有1942万股,占比4.85%。

最终,民进党获46席,国民党获22席,其他党派获5席。

深入台南深绿选区参与“立委”选举的洪秀柱,最终不敌民进党王定宇。此次台南市“立委”选举,民进党拿下全部6席“立委”。洪秀柱在18:20左右,发表感言,批评国民党应认真反省。

有鉴于此,研究公司Apptopia的一份新报告表明,自推出以来人们对Disney +的兴趣丝毫没有减弱。Apptopia特别指出,Disney +应用程序已下载到2200万台移动设备上。此外,该公司声称用户对该服务的参与度很高,估计每天有950万用户在使用该应用程序。对于推出仅有一个月的服务而言,这些数字是惊人的。

是回报股民还是变相“套现”?

第二次不行就再来一次。为了确保第三次能顺利过会,拉卡拉大股东联想控股及孙陶然均做出承诺:上市后的前三年内不减持股份。最终,拉卡拉于去年4月25日登陆创业板,每股发行价33.28元。

Netflix首席内容官Ted Sarandos几周前表示:“我们必须继续做我们一直在做的事情,即制作出最好的内容并无缝地提供它。我认为规模越大,对核心业务的分心就越多,您越不可能像我们过去那样迅速地迁移。新的竞争对手实际上只是以前的竞争对手。”

左为吴仪农 右为蒋万安

拉卡拉IPO募集资金也就12亿元,此次分红一下拿出8亿着实令人摸不着头脑。要知道拉卡拉上市还没到一年(于2019年4月25日上市),就如此着急地推出高比例分红,这又是为何?或许要从拉卡拉的上市之旅说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