殉职前他写下最后两个字“安全”

殉职前,他写下最后两个字“安全”

追记合肥市看守所综合大队一级警长段玉华

事后,韩明玉非常自责:“平时他中午不休息,为什么我没有早点想到?为什么我没有早点发现异常?”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全国公安机关和广大公安民警全力以赴投入到疫情防控和维护社会稳定各项工作中。因为监管场所的特殊性和重要性,合肥市公安监管场所在防控期间全面执行封闭式管理三班制勤务模式。合肥看守所的看押人数多、监区范围大,任务重、要求高,疫情防控绝不能出丝毫纰漏。

三位年轻人在棚里你一句我一句地探讨,引得另一位老农慨叹:“现在的年轻人思想活泛,靠的是科技和头脑。”

从警39年以来,段玉华始终牢记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扎根一线、任劳任怨,遵纪守法、为警清廉,在平凡的岗位上作出了不平凡的贡献,用生命践行了作为一名公安民警、一名共产党员的初心和使命。

杨建涛作为“农二代”,思维更新潮。39岁的杨建涛通过直播平台将自家的温室桃子销售至全国各地。去年在鲜桃盛果期,他仅手持一部手机,就创下了单日最多销售4000公斤的纪录,因家里种的桃子实在不够卖,村里的棚桃户也都跟着沾了光。今年,他干脆建起了一个物流中心,准备大干一场。

参加疫情值班以来,段玉华一天也没有休息过。2月15日,合肥下起大雪,气温骤降。韩明玉碰到段玉华时曾听其嘀咕道:“我有点不舒服,去休息室歇一会儿。”韩明玉当时并没有在意,心想可能他最近太累了。但让他没想到的是,段玉华就这样倒在了工作岗位上。

段玉华是有正当理由请假的,因为年前他才做了心脏射频消融手术,刚出院不久;因为再过3个月他就要退休了,家里87岁的老父亲卧病在床需要照料。但他毅然主动请战,参加值班备勤,对劝他休息的综合大队大队长常胜说:“我姐春节过来了,家里暂时有她,现在所里人手不够,我来能顶一顶。我也快退了,等疫情过去了,退休了,再好好休息吧。”

赵永爽今年31岁,近几年,他针对温室作物发明了果穗钩、压蔓生根器、绑蔓夹等几款小农具,其中绑蔓夹这款当家产品将吊秧效率提高了3到5倍,节约人力成本八成,作物能增产10%以上,产品目前已闯出国门,全年销量达5亿只。

1月20日上午,河北省乐亭县真武庙村的一个樱桃温室,在洁白如雪的樱花装点下格外有生机。花丛中,十几位50岁左右的老农正腰挎喷壶,手持喷枪,小心翼翼地为每朵樱花授粉。温室的主人是35岁的姜骏鹏,他正和朋友赵永爽、杨建涛交流技术问题和销售经验。

“等疫情过去我再休息!”

“别看他们仨年龄不大,可在庄稼行儿里各有‘绝活儿’,我们这些‘老把式’可真落伍喽!”一位老农边对记者说着,边掏出一张写明日期的卡片挂在枝上。“这一棚树的花开不到一块儿,前后持续大约35至40天,其间需要不断查缺补漏多次授粉,已授过粉的枝条就得做上记号。”姜骏鹏解释道。

在乐亭,这些年轻的农民虽然四季忙碌,但平日都保持密切联系。县里还为这个年轻群体取了新名称:技术型“新农人”,并每年组织农业科技专家对他们进行帮带示范培养,由此搭建了相互学习交流的平台。据统计,乐亭全县具有示范带动作用的技术型“新农人”总量已达8189人,占农村人口的2.5%。这些“新农人”正在乐亭这个农业大县绘制着色彩斑斓的新图景。

“今天,你俩可得帮帮我。”姜骏鹏调侃道。“能不能通过改进授粉工具、流程,提高授粉效率和质量?”赵永爽听得认真,若有所思。“每天拍视频,开直播,让‘粉丝’看到我们劳动的日常,看到果实的生长……”杨建涛总结,直播平台其实人人平等,只要勤奋、诚信就有走向成功的机会。

2月16日凌晨5时许,安徽省合肥市看守所综合大队民警韩明玉推开办公室房门,发现值班的段玉华趴在桌上,身边的对讲机还开着。他以为段玉华睡着了,上前喊他:“老段!老段!”却没能将他叫醒……还有3个月退休的一级警长段玉华就这样倒在了新冠肺炎疫情防控一线岗位上,永远离开了他的亲人、战友和挚爱的公安事业。

这位老农真没说大话。姜骏鹏是乐亭远近闻名的温室樱桃大户。2017年,原本从事通信工作的他回乡投资400余万元,在50亩承包地里建起了13个温室大棚,栽种了近2000棵樱桃树。2018年首年收获时,樱桃的裂果率居然超过80%。为了找到原因,他每天吃住在大棚里,专门从大连聘请专家前来指导,终于找到了问题所在,经过改进,2019年实现纯收入60余万元。

可是,他却没有等到好好休息的那一天。在抗疫一线连续工作10余天的段玉华,一直坚守到生命最后一刻。办公室监控显示,2月16日凌晨1时14分,他拿着对讲机走进办公室,却再也没能走出来。